The Modern Internet

华为Android劫 亦来摆渡人

华为自主研发的”鸿蒙”系统最早将在今年秋天,最晚在明年春天发布。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发布日期日益临近的”鸿蒙”,有多大机会打破微软、苹果和谷歌三者在操作系统领域的长期垄断?从开始到现在,操作系统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暗黑历史?处于浪潮之巅的区块链,如何破局迎来新的挑战?

操作系统暗黑史

PC端和移动端的操作系统,就像划江而治。

在比尔·盖茨有意为之的情况下,苹果的Mac OS也一直占有一席之地,在很大程度上说微软几乎垄断了PC操作系统。而在软件领域,特别是平台领域,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盖茨认为他在个人经历当中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没能让 Android 这套标准化非 iOS 平台诞生在微软手中,微软本来能够在这一领域有所建树。但移动操作系统的市场空间只允许存在一种非 iOS 操作系统,它价值 4000 亿美元。盖茨认为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本应由微软——而非谷歌获得。

时光机穿梭,2007年6月,搭载了iOS系统的iPhone上市,乔布斯用iOS系统和iPhone手机的完美组合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他在发布会现场说”今天我们重新发明了电话。几个月后,谷歌也发布了基于Linux的Android系统,谷歌在发布会当日宣布以免费开源许可证的授权方式,公开Android的源代码。同时宣布的还有谷歌将建立一个全球性的联盟组织,该组织由34家手机制造商、软件开发商、电信运营商以及芯片制造商共同组成,并与这些厂商组成开放手持设备联盟(OHA)来共同研发改良Android系统,而开放手持设备联盟厂商的硬件将支持谷歌发布的手机操作系统以及应用软件。这种模式对手机厂商的吸引力不言自明,华为也在2008年愉快的加入。

最先尝鲜的是来自中国台湾的手机厂商HTC,HTC在Android发布的第二年,推出了世界上首个使用Android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HTC G1,但因为卡顿和死机问题频发,这款手机算不上成功。和HTC G1一样,搭载了iOS系统的iPhone最初也没有太大影响力。当时市场份额最高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还属于诺基亚的塞班。

IDC的数据显示,2013年,iOS和Android合计占到了全球移动操作系统93.8%的市场份额,Windows Phone系统的市场份额仅为3.6%,而塞班系统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同样可以忽略不计的,还有国产移动操作系统。

鸿蒙新生机

《华为Android劫 亦来摆渡人》

追求自主操作系统的道路注定不是坦途,因为它的难度不在于技术研发,而在于应用生态的构建,所以即便强如华为这样的手机厂商也愿意使用谷歌的Android。但华为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在不确定是否能用得上的情况下,仍坚持为自己打造了备胎。公开的资料显示,2012年,华为在Linux的诞生地—芬兰赫尔辛基,创建了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团队,此后从20名工程师慢慢积累壮大。

“如果说这三个操作系统(Android、iOS、Windows Phone 8)都给华为一个平等权利,那我们的操作系统是不需要的。为什么不可以用别人的优势呢?””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2012年,任正非在华为”2012诺亚方舟实验室”专家座谈会上,回答时华为任终端操作系统开发部部长李金喜提问时这样说到。

然而随着靴子最终落地,谷歌暂停华为Android部分服务,备胎”鸿蒙”还是被推到了台前。尽管很多人赞叹任正非的”深谋远虑”,认为”鸿蒙”将开辟与iOS和Android并列的三足鼎立,谷歌断供的影响是真切存在的,不过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也并非毫无解决办法。而相比于海外市场短期内可能遭遇的困难,华为手机在国内市场的前景则非常乐观。一方面,谷歌移动服务提供的谷歌搜索、地图、邮箱等应用,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极其有限,移动互联网时代崛起的微信、支付宝等国民级应用才是中国用户最关心的,几乎没有人会认为”鸿蒙”会在国内市场的应用生态支持方面存在问题。

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根据已曝光的”鸿蒙”截图,其 UI 设计、系统逻辑以及 App 安装界面与现在华为手机上的 EMUI 并没有明显区别,这会使得现有的EMUI 用户可以尽快习惯新系统,降低学习成本。此外,从技术层面上,”鸿蒙”操作系统在最关键的手机应用上,与Android保持兼容,通过方舟编译系统,原来的应用还能够提速60%以上。尽管每一款操作系统诞生后,都有一个迭代和磨合的过程。如今,不再是无根之花的”鸿蒙”的确值得期待,就像主流的操作系统从微软Windows+英特尔CPU的组合,迁移为谷歌Android或苹果iOS+ARM的组合一样,鸿蒙操作系统+华为5G芯片或许也能在5G时代掀起极有想象空间的产业浪潮。

亦来迎挑战

从PC到移动互联网再到如今的5G时代,20年的沉浮过后,羽翼未丰的国产操作系统在时代浪潮的裹挟下又重新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不同的是如今的时代之巅屹立这区块链这样一个舞台,”国产”操作系统之亦来云也迎来了新的挑战。

《华为Android劫 亦来摆渡人》

从2017年8月份团队组队开始,到2018年7月,基于亦来云主侧链结构的第一条侧链DID侧链正式发布上线,完成亦来云主侧链架构的可行性验证和实现,也标志着亦来云主侧链之间的跨链解决方案正式实现,随着比特大陆接入联合挖矿开始,亦来云主网在一定范围内运行共识机制,基础设施逐步搭建。亦来云于今年3月中旬升级主网以支持DPoS超级节点选举,并向全社区开放了联合挖矿(AuxPOW),更是正式进入了主网2.0时代。至此,离3.0的链上社区共治已然不远。

成熟和实力,是亦来云的标签。在微软工作多年的陈榕老师于2000年回国创业,致力于研发一套安全可信的互联网操作系统,”计算不上网,上网不计算”的理念打响了亦来云的安全标签,把亦来云这样一个”国产”操作系统推到了前线战场,与鸿蒙兵线作战!

结束语

格局之战,如今已是区块链的浪潮之巅,押注在5G时代上的新系统变局已经产生,已经在或明或暗的加速中向悄无声息的未来推进了。只是,我们普通人惊醒时,看到的只是收尾的高潮而非起点时的赛道。

作者:sweini

点赞
  • 区块链
  • 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