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dern Internet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清华创业引导课:互联网加区块链六个维度

– 亦来云|区块链驱动的智能万维网 –

(原视频在阅读原文中)

主持人: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先生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创业方面的知识。陈先生在业界的影响是久负盛名,我记得当时在杂志上看到您的专访文章。陈先生是1982年毕业于我们的计算机系,后来在美国获得学位,并且在那工作,在微软工作很长时间。2000年回国以后创立了科泰世纪公司,做自主的操作系统,我当时就拜读过您的专访文章。2013年的时候,富士康投资Elastos开源计划,做跨互联网智能家居操作系统。特别是在2017年的时候,作为发起人参与了”亦来云”区块链的项目拓展,在这个领域里非常的有名气。

陈榕:下面我给大家回顾一下计算机的历史,因为现在我觉得,在区块链大潮里面,我们有机会来改写历史,要改写历史的话首先要知道历史。所以,我今天主要的内容会给大家讲讲历史,然后讲讲什么是区块链,什么是互联网,它跟区块链,跟互联网的关系是什么。今天我的题目是区块链加互联网的六个维度,我认为区块链加互联网能从六个方向不同的角度来看这次历史机会。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清华创业引导课:互联网加区块链六个维度》

先铺垫一下历史,看到这幅图,既简单也不简单。这是1995年的时候,有一个叫世界的浏览器(World Wide Web),浏览器讲的是有一个URL链接,你一点这个数据就下到你的电脑上,然后被浏览器一展现你就看见了。大家知道这么一幅图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的大。在浏览器之前的计算机就是这个红的盒子(一会我还会讲一下)。这个红的盒子我们假设是计算机的话,硬盘上是两种东西,普天之下只有两种东西,一个叫程序,一个叫数据,曾经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数据和程序都是要安装到电脑里。那么今天的互联网,大家如果注意到谷歌Instant Apps,或者微信小程序。就是说这个程序也可以一点下来就跑了,不用安装了,很方便,那你想想画的这个图,如果说这个程序不用安装了,一点就跑了,那这个数据原来一点就过来了。这有计算机系的学生吗?

学生:有。

陈榕:猜猜看,给大家出两道题,如果说这边一点,URL的数据就下来了。如果一点程序就下来了,这一代的互联网如果跟这代比会有多大的一个变化,能想出来吗,觉得比原来那个变化更大、更小,或者无所谓,三个选择?

学生:更大。


陈榕:这里曾经是一个工科学校,现在是一个综合型大学,如果我们用工科微积分的角度讲,常数也是函数。如果我们这个硬盘上只有一样东西,也就是数据跟程序应该留什么呢?应该留程序,就是因为数据留了啥也不跑了。那么这个数据如何变成程序,程序如何跑,我们今天其实跟区块链有什么关系?今天画这幅图非常简单,只是想跟大家说越简单的东西,其实意义越重大。这幅图,要不是清华大学,可能我们也不应该讲这幅图。我讲这幅图有两个原因,这两幅图是我分别在2002年、2003年在清华大学的时候画的,刚进门那里有一个叫FIT大楼,在那里三楼我曾经有两间实验室,创建了一个操作系统与中间件中心,那时候我就画了这两幅图,还给这个操作系统起了一个名字,就叫做Elastos。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清华创业引导课:互联网加区块链六个维度》

黄的这边就是咱们传统计算机的冯·诺依曼存储架构,有寄存器、有内存,有硬盘。这幅图是冯·诺依曼大概1952年左右画的,1946年做了世界第一架,当然后来有人争议是不是第一架了,反正是1946年的时候美国军方做了一个影响力比较大的通用计算机,当时号称是世界第一台通用计算机。然后1952年左右写了一个总结性的文章,就定出了三层的冯·诺依曼存储架构。也就是说,希望计算机的速度像寄存器一样快,希望计算机的存储像硬盘一样大(当时不叫硬盘,而叫磁鼓,已经有磁的存储了)。有机会的话,推荐大家去美国加州帕拉奥特市,那里有一个计算机博物馆非常有教育意义,可以去看一看。

当然,速度这个是最快,这个是最慢;存储这个是最大,这个是最小。那么大家就希望说一级一级是映射上去的,其实讲图灵机的时候没有这个存储架构,因为图灵机是无穷快,内存是无穷大,所以图灵机的时候只有无穷长的纸带,无穷长的纸带当然是放着无穷多的信息。我们今天有什么区别呢?今天因为互联网的光纤足够快了,所以我们就有可能把云存储向IPFS,向个人云盘来纳入到计算机的体系结构,要不然这个云盘就放在边上作为备份。比如说我们当年用磁带,现在大家老拿它,如照片什么去备份,大家经常把云存储当备份。我们今天想想,能拿云存储当做计算机的一个固有组成部分。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清华创业引导课:互联网加区块链六个维度》

我们这个先不讲,这幅图也很重要,它是有几个基本概念。刚才讲到如果云盘当做计算机的基础存储架构,我们就管这个叫云盘计算机,曾经是C盘计算机,第一个操作系统就叫DOS、DISK,即硬盘计算机。现在有了云盘做一个体系架构,我们把它想成是计算机。这时候的外设,比如说摄像头、门铃、打印机,这些都是外设。曾经我们上学的时候,这些外设都是没有CPU的,因为那时候的CPU非常昂贵。大家还知道串口、并口是什么吗?曾经串口、并口就是几根铜线了,串口按照时序,两根线,然后时序高低,就把信息从计算机传到了外设。那么并口就是它铜线多点,排管线,电瓶高低可以一次走多少路,16路,我也忘了,反正当时打印机接的是并口,鼠标接的是串口。不管怎么样,咱们有的学EE的学生,电瓶的高低,高低排列组合以后,这边有继电器,继电器一通电,把这个打印机就吸过去了,所以就打了一个A。当时的打印机叫TPY,就是远程的打印机。这时候你电瓶一变,它一吸就打,就可以把打印机做好了。这时候讲的结论是什么呢?当时的打印机没有CPU,这时候控制程序在哪呢?一定装在计算机这边,从此就引出了一个概念叫驱动。今天很多计算机都有驱动,我画幅图就想给大家一个直观的感觉,今天我们已经不需要驱动了。

说一个结论,比如摄像头里边,自己就有一个电路板,这些里边都有CPU。大家知道能做异步,异步的计算机里边的定义,我叫硬盘说,去给我读一个文件来,我的操作系统就去干别的了,硬盘一会读完了就告诉说:”报告,我的文件已经读好了”,这就叫异步操作。要是同步操作,我亲自去跑,然后再跑回来。所有异步操作的地方都有CPU,就是因为它可以自己干活,有CPU的地方就有程序,因为叫它去干活,它会有一个流程在做,所有有CPU的地方都是图灵等价。

今天我先说第一个概念,区块链里面不恰当地忽悠了图灵,把图灵夸大,所有CPU都是图灵。但是只有一个CPU是跑程序的,就是那个主CPU,因为它没有速度差。这些终端为什么要这样画?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是小型机,一个小型机大概有我人这么高,今天的标准机柜有这么宽,这么深,这么高,那个时候一个机柜叫DJS130,多少内存呢?64kByte的磁心存储器,没有Byte,全部用纸带来读进去。当时已经是中国能做的最好计算机,每秒钟CPU指令是33万次。当时那么一个计算机,它的终端在一个主板上可以有好几个串口,像IBM360的话,主楼那个大台阶底下就是清华大学计算中心,那个计算中心后来临毕业的时候买大型机,它可以接多个终端。咱们现在的PC都是接一个终端,或者一个手机一个终端,当时的电脑就可以一个PC接几十个终端,上百个终端,128个终端,64个终端。那时候的终端都叫阴极摄像管,像电视一样的,没有CPU,直接让你显示A,显示B,都是靠串口的电瓶的高低,所以就有了驱动的概念。

今天所有这里面都有CPU,实际上它这是一个两层架构,就是在计算机的物理连接层它其实是一个网络。这是一个CPU,这是一个CPU,都是CPU,连了一张网,只是大家看的角度不同。你从物理层看,它是一个网络,但是你抽象地看,把它作为主机、主存储,这个作为外设,这个作为显示屏,为什么这样看?这时候我就稍微介绍一下最近有一件大事,就是上周微软把Windows组给解散了,这件事在中国的媒体里几乎是没有声音。在座的谁听说这件事了?像微软把Windows组解散了,你们觉得是微软不再做操作系统了吗?有人听说了,其实就是说呀,我们一个新的大潮来临了,只是大家都没有感到,今天也有视频在直播,所以我就借此机会稍微夸张一点。

你如果从底层看,它是一个网络,从上层看,是一个看法问题,现在不需要驱动了,但是为什么还要有外设?就是因为今天的物联网,今天的智能家居,所有设备都可以通过你家的路由器访问外网,对吗?是对的。就是你家的路由器是一个防火墙,但是它防外边看不到里边。就像警察审犯人那个单向玻璃,外边看不见里边,但是里面能看见外边。传感器多了,都能看到互联网,你家的隐私就完全暴露在这些摄像头和传感器的监视之下了。

比如说网上有新闻,摄像头把人家家里的视频直播了,大家知道这件事吗?知道。如果你把亚马逊的智能音箱放在你的枕头边上,你觉得会发生什么呢?这就算了。如果现在国家电网、高铁无所不在的传感器,这些既然都能上网,就都能做一件事叫DDos攻击,因为原来的互联网都是说你给我一个IP地址,原来所有的操作系统都是”铁路警察”。一个操作系统只管一个硬件,所以你要想上网的话谁来管呢,反正操作系统不管,操作系统只提供一个东西叫Socket,”套接字”。”套接字”就是Socket ,Socket的英文表示就是充电头,这个充电头也叫Socket ,就是那个电源的插口,也就是它只提供一个上网的端口,说你往这洞里走就是上网了,至于你上哪去操作系统管不着,你爱上哪上哪,结果这么多传感器都去了一个叫DYN的网站。在美国2015年12月10号左右,几百万个摄像头和路由器一起去了DYN的那个网站,然后半个美国的互联网网站全部瘫了,因为DNS解析名字解析不了,这时候基本就造成互联网的瘫痪。三个月之后同样的病毒造访了德国,整个德国瘫掉。

也就是说,今天你只要传感器足够多,任何国家丝毫没有抵御能力。有一句英文叫”those who have capability without intention,those who have intention without capability.”, 你能仿造传感器比真的还像真的国家没有动机要攻瘫世界的互联网,那些想攻瘫世界互联网的人,他不能把传感器仿得惟妙惟肖。听懂这句话了吗?谁能把传感器仿得惟妙惟肖,我想有几个大国都可以。但是一些恐怖分子他想把传感器仿得惟妙惟肖,他做不到。那些恐怖分子想把世界的互联网攻瘫,他有这个意愿但是没有能力,有能力的国家都没有这个意愿要攻瘫全世界互联网。这个话基本上是说,今天的互联网就是”裸奔”了,全世界的互联网就是”裸奔”,这个事情其实是非常非常大的。

单机操作系统,UNIX,1969年-1970年开始研发,到今天已经非常成熟了。这种”铁路警察”做一个这样的事,就是物理层的操作系统已经改进的余地不大了,所以微软就不做了。那么他做了什么?他做了一个东西叫Universal APP,就是说这些终端一个程序能在眼镜、手机、平板、电脑、电视、游戏机上都跑,这显然有点忽悠,因为所有的电脑都是X86,所有的手机,99.99%以上都是ARM CPU。那么这个时候一个程序能够跨CPU和X86,能够跨语言,互相能够互调用、互操作。这件事大家稍微看看Windows10已经达到了。今天能达到这个境界的操作系统叫微软,当然很多人看不起微软,就像大家今天非常地看不起施乐,因为施乐就算没死,也已经完全销声匿迹了。

曾经在我去美国的时候,1984年施乐发明了以太网,施乐发明了Windows,施乐发明了面向对象编程。1984年的时候施乐如日中天,今天计算机界的三大发明出自一个实验室,不可谓不风光呀,最后还是死了。当年1984年的时候,施乐的Star Workstation卖14000美元(我在商店里见到,一数零吓了我一条,对我来讲是天价)。那时候一个PC2000美元,一数零对我也是天价。但是不管怎么样,2000美元对14000美元,还是差了7倍。就这个7倍你想,如果说当时的汽车5000美元一台,当时10万美元一个房子,你太太有没有可能让你买一个电脑,然后告诉你说两年以后折价一半,你家厕所就没了。所以,显然是卖不动。但是施乐知道什么是Windows,知道什么是网络,知道什么是面向对象编程,为什么它不降价?就是因为他打印机一台卖2万块,利润起码是2000块。所以,他卖2000块钱一个PC,还要有硬件,还要有人工,全加起来满打满算,打死他也挣不出来2000美元的利润,只能挣出200美元的利润。因为万恶的资本主义,股票市场导致他驱利走向了打印机,也就固执在自己的市场里,直到死亡。今天微软转型,咱们不去评它转型能不能赢,但是在它富可敌国的时候,它做过非常基础的研发。

所以,我希望第一句话在这,同学们不要势利眼,不要以这个公司的死活论英雄。比如说谁能做出这样的APP来,今天只有一家公司,虽然这家公司不怎么样。他第二句话说,我的Windows10以后永远没有Windows11,因为我的Windows组解散了。这句话也是他2005年就说了,那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大家说吹牛吧,怎么可能没有下一版,就是你解散了,所以你没有,你快死了才没有下一版。

这个问题在哪?如果你是物联网,如果你是周边计算,怎么能够预知你周边的设备是第几版本?就是说你拿一个手机进到一个屋子来,能不能用这个投影仪,这个时候要是原来Windows7的时候,他要求Windows95、Windows2000你升级驱动,如果现在是物联网,云操作系统了,我能要求网站这个时候跟着我升级吗,我能要求这个屋子里的投影仪跟着我升级吗?如果我拿一个新版进来要求投影仪升级,如果有人拿一个老版进来,是不是就要求这个投影仪降级呢?所以,从此以后Windows10没有Windows11,讲的是网络操作系统永远能跟周边的服务相互适配,不再要求周边的网站和设备有版本号。这件事情的意义又会是多大呢?这件事也是讲了很多年,在咱们媒体上几乎没有报道,这就是”狗眼看人低”。

那么为什么有驱动?当年我们一毕业做联想汉卡,1982年我去了联想汉卡实验室,人打字的速度,尤其是英文的母语训出来的人打字,比当时的软盘输入的速度快。所以,这个机器开机的时候就要背后请教DEMO,因为要把一些数据缓存了,才能跟的上人的打字速度。要把这个打字的字库做成固化、汉卡,才能跟上人的打字。上网的时候,因为操作系统不管上网,所以这边要写一个网络应用,这边要写一个网络服务,因为操作系统不管,所以他开机的时候要在这起一个DEMO。

就像你到旅馆前台,说给我分配一个房间吧,或者你到超市说,谁帮我结账。所以你先找DEMO,DEMO创建一个服务,服务帮你的忙。这个三角结构导致了今天我们一开机,后台有一堆的应用,有一堆的服务。谁在偷听你的隐私?就像你家一开门,一开机,开门三件事,你家的背后站了一排小弟,都说”我是好人,我不听你们家的事”,没有不听的!所以,那些人在你的手机上说,你让我访问你的地址本吧,没有不把你地址本完全拷一份偷走的,隐私泄露、病毒,几乎100%来自于DEMO。这个时候我们能不能做一个机器没有DEMO,我们做一个机器没有驱动,为什么?比如微软的操作系统经常蓝屏,经常就崩掉,它崩掉是为什么?崩掉是因为它里面的系统程序其实是十几年、几十年了,这个稳定性不能说完美,但是还是可以。可是他只要一装驱动就把第三方的代码装到了它的系统里,第三方代码一崩,整个系统都崩了。所以,绝大部分的系统崩溃是来自于驱动,绝大部分的隐私泄露来自于驱动与DEMO的里应外合。就是有人钻到你的系统里边,它在系统里面偷听完了告诉外边那个接应小生,那个接应小生把这个消息送回它的服务器去,听懂了吗?

第一件事,驱动在里面是内鬼,不管是崩溃还是窃听你的隐私是驱动做的。然后它上面有一个活的人在那接着,就叫DEMO,它要把这个消息送出去,就叫TCP、RT。如果我们做一个虚拟机禁止这三件事,在虚拟机上不准有驱动,不准有DEMO,不准直接访问网络,这个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我们为此花了十七年的时间,当然也走了很多弯路。

这个时候再讲讲”区块链是什么”,区块链就是说我们一个计算机要记账,做假。比如它去把账本给偷偷地改了,我们为了防范作假,不相信一个人做账,叫好多人一块记。所以,我在这里也稍微讲讲几个基本概念。大家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系统,或者是去中心系统,我们这些人比如一共是6000个节点,或者一万个节点,大概比特币在一万个节点左右。一万个记账的人记了几个账本呢?记了一个账本,就是一万个人同时记了一万份拷贝,但是一个账本。以太坊也一样,这时候就说一个结论,如果我们从十万八千里,从上帝的角度看,一个账本是不是一台计算机?这台计算机只记了一个账本,只不过这台计算机记账比当时传统的一台计算机记账更可信。

但是你宏观讲只是说这个计算机有一定的特质,这个计算机任何一个人关不掉,这个计算机任何一个少数的人做不了假,这个计算机就记了一个账。一个账本连数据库都称不上,数据库要读写,一个账本就是流水账,流水账是什么呢?因为中国不太用支票,国外都用支票。比如张三写一个支票给李四,所以想让张三有一个账户,李四有一个账户,然后几点几分、送多少钱、为什么缘由,然后张三签一个字。李四收到支票再背书,再签一个字,银行就把这个支票兑现了。

这个就是一个流水账的一行,然后10分钟能记多少行呢?平均一行要250左右的Byte。这个流水账不容易篡改,每10分钟翻一篇,就是4000个一篇。搁今天计算机的速度,这个10分钟记4000个,10分钟是600秒,4000除以600等于6.66。有人说区块链非常之慢,一秒钟连6次运算都做不了,10分钟做4000次运算更准确一些,平均一秒钟6次,因为根本就不可能送到。然后这第一个账本还不可信,还要经过几个10分钟以后才确认这个10分钟可信,所以起码这就过了一小时。如果你着急,这一小时也兑不出钱了。

下面我们讲讲区块链的历史。如果不管是多少人记,是一个账本,从上帝的角度看,一个账本不存在去中心。咱们清华大学的学生还是学点基本的逻辑,一个账本什么叫中心,什么叫不中心,什么叫分布式?我上大学的时候,一去美国就做分布式系统,那个时候讲的分布式系统和今天的计算机界还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们一个人干活太慢了,像百度我让它搜索清华大学,它可能哗啦一下要叫几十万家计算机同时在搜。可是这些实际上几十万家计算机是分工合作,你搜A的部分,他搜B的部分,他搜C的部分,清华大学他搜天气的部分,那个搜学术的部分,那个搜体育的部分,分工完了把这个新闻搜出来。

所以,上面说的分布式系统从产生来讲,讲的是分工合作,讲的是加速,而这个分布式系统讲的是减速,6000个人记账没有一个人记得快,大家信不信?这是个结论,撑死6000个人记的也没有一个人记的快,这是理论极限。

一个人一个电脑记账解决不了互联网的问题,所以区块链里今天讲TPS,什么地方讲TPS?大家今天不蹿电脑了,不装电脑了,那么你装电脑的时候一问,到海龙大厦,老板,这个CPU是多快的,你们谁经历过这个年代?老板,你这个内存多少?老板,你这个CPU是1G的,两个核,四个核?四个核分工就比一个核快,这个是说四个核比一个核慢,反的事。讲TPS的,什么时候大家问,今天互联网是多少TPS,有人问吗?互联网不问TPS,操作系统也不问TPS,操作系统只有装到这个有多少TPS,多少速度的CPU上才说TPS呢。你不会说微软的Windows是多少TPS一秒?那你要看装哪个机器上了?装手机上还是装云上,你要不装的时候不问这个操作系统多少TPS,对吧?

我们没有道理贬低别人,但是这是基本概念,因为很多人讲他是做区块链操作系统,但是他说他是多少TPS,听懂了吗?这是矛盾的概念。然后他说他会快一点、再快一点,你快到极限,而且不可能接近极限,你就是一台电脑的速度,你能在上面做应用吗,你能在上面做服务吗,你就一台电脑的服务能服务于多少人呢?这都不用清华大学的学生,连小孩打游戏都打不出来,幼儿园的小孩在那打游戏都知道它打不出来,可是有的人认认真真在评估,认认真真在往里投钱。

一个区块链就是一个账本,当然你说信息代码我也没有太研究,只是稍微年长一点,所以说几句大白话。中本聪写了多少行代码呢,有人知道吗?中本聪第一个比特币当时2009年出来,大概写了5万行代码,就是记这个账。这5万行代码非常伟大,非常巧妙,这是从发明第一台计算机,2009年之前到1946年,所有的电脑都是被一个人或者一个机构控制的,直到2009年做了这样一台电脑,不被一个人一个机构控制,这是非常伟大的发明。那么这个电脑当时并不是图灵完备,就算是图灵完备它也跑不了应用,它只能做记账,这台电脑里几乎没有硬盘。也就是说,这台电脑里在这个地方只能放张三打给李四,哪天打的、签名、为什么打,就这点事,然后这个流水账往下走。既不能放歌,也不能放电影,也不能放游戏,然后让一万个节点全部同步。九年下来,从2009年到今天2018年,账本翻页、翻页,你想每一个小时60分钟,每天24小时,每年365天,大家做算术,到今天大概是150个Gigabyte。

那么150个Gigabyte在今天的硬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因为今天的硬盘速度降低和容量增大,虽然九年了没问题,再过九年你相信这硬盘更大了,他这个数还没问题,对吗?反之,它平均一秒钟六次运算,如果说就算我把速度给它加上去,它不是一个MegaByte,10分钟近10个MegaByte,容量加大10倍。今天不是150个Gigabyte,而是1.5T。今天的1.5T,大家知道150G跨防火墙同步要多长时间?布几个学生回家同步比特币的账本,150G在防火墙内同步两个星期我搁了四台电脑,两部成功,两部不成功,150T同步不下来,听懂了吗?你试试1.5T,全都不成功你信吗?所以,这个根本就不是速度的问题,10分钟进一个MegaByte是速度的问题吗?是中本聪有意而为之,因为就是这么一个账它能干吗,我们来讨论六个维度,其实都和应用无关。

第一个,这台电脑是自动运行的,没有公司在后边,没有机构在后边,就是因为有一些旷工,出于人的本性要发点小财,然后就在那挖矿不止,挖着矿原来开始是每10分钟给50个比特币,过4年给25个比特币,再过4年给12.5个比特币,那现在呢,给12.5个比特币,平均10分钟按照今天的价钱大概不到10万美元。为了这10万美元,全世界这些矿工们分,那你想呀,如果就3个人挖,10分钟分10万美元,爽死了,打死命他也得干。可如果说30万人分,他就不值当,这就是一个经济。所以,这时候一千个人分,一万个人分,或者说这一万个人分,有的人工作效率比那个人高点,他就多分一点,所以就拼命地加快计算机挖矿的效率。

这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原理,这些人”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知道这句话谁说的吗?没人知道?曾经我们上学的时候,有一个叫潘晓的,在《中国青年报》上,说”雷锋同学,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由此引起了一场非常大的争论,当时的中国还是非常开放,这些东西都是可以进行讨论的。其实今天说到这,就是说,这些矿工是主观为自己,客观把网络在好像似乎没有控制的情况下给运行起来了,那么这个为什么很伟大,对我们很有意思呢?就是因为1969年、1970年、1967年发生了三件事情,顺序我有点记不住了。1967年是欧洲发了一个语言,第一次提出了面向对象的思想,然后在十三年、十四年以后,这个对象技术基本成熟,发明人叫Alan Kay,为此得了图灵奖。

第二个发明,一个是Upernet,一个是UNIX,两个人在贝尔实验室发明,为此得了图灵奖。第三个就是美国的,UCLA,发明了互联网,然后历经十四年左右,在80年代初期面向对象的C++语言诞生了,UNIX诞生了,然后这个名字改成了Internet。

这三件事都是在60年代末期做的,都得了图灵奖,那时设计有一个非常伟大的对世界的贡献。当时因为是美国军方赞助的网络叫Upernet,就像美国的NASA是宇航局,当时就在讨论说是不是要成立网络局,受美国政府和军方控制。当时的发明人因为是大学教授,这是人类交流,应该是开源开放的,不应该受任何机构控制,所以决定采用没有一个运营商,没有一个中心节点,这个时候导致了今天的互联网蓬勃发展,因为任何国家都可以介入,任何人都可以访问网络。但是问题就来了,因为没有运营商,没有人管,所以贼也来了,小偷也来了,盗版的也来了,攻击的恐怖分子也来了,因为没人管,这是不堪一击的。任何人说能把这网络加固,那都是在吹牛,答案在哪?我们怎么能让这个互联网有ID,运营商第一件事就给你发ID,比如中国移动首先发你手机号。因为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Virtual Circuit一个手机到另一个手机,建立一条虚拟通道,通过ID找到另一个手机。

所以,我们讲P2P就是从一个虚拟机找到另一个虚拟机,在网上建立Virtual Circuit。第一件事就是发ID,这个ID中国移动发,美国人不爽;AT&T发,中国人不爽,谁发?区块链发,谁都可以去区块链那个地方申请一个钱包ID,那个钱包ID是唯一的标示,我送你一个比特币你收不收。我要送你一个比特币,可能别人收不着,唯一的标识。这个ID如果从互联网上,从这发ID,映射到所有的虚拟机,这些虚拟机都有ID了,那么这个映射速度,可以用Merkel Tree或者Merkel List。账本是真的,映射上去,他从这读,读完了他把这个作为一个SQL Database作为一个缓存,他访问这个ID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因为他相信这个账本是真的,然后在他自己的Local数据库还是相信真的,那么他从哪来?他从这拷贝过来,然后他做一个Local数据库,访问ID,也是他认为这些ID都是真的。

大家有没有想过,当年我们学互联网的时候还是软盘,计算机没有硬盘,这是1984年的时候,这时候有互联网了,IP地址放哪,DNS解析在哪?比如说microsoft.com ,UIUC.EDU,这是映射放哪,没地放,所以就有了DNS Server今天活跃的域名有多少,大家能答出来大概的数量值吗?全世界注册的域名4000万,大概一亿,活的域名大概三四千万,因为好多注册了没人用,那么里面有英文、俄文、日文、法文,你会几国文呢?就是4000万,google.com,映射到四个字节的IP地址,因为那个google.com是为了便与人读,当然有人为了诡异,让你猜不着,弄了一个好长的名字。但是我说平均20个字符大家觉得够长吗?够长。那么我们映射,因为IP地址是四个字节,所以我说25个字节做一个映射,20映射到4,4000万个25是多少?一个Gigabyte。

咱们随便掏出一个手机来,有没有一个Gigabyte,一个Gigabyte能省你什么呢?google.com,你马上就知道它的IP地址,不用上DNS,那我今天就问一句,DNS有用吗?起码在大量情况下可以把它优化掉,没啥用,那么就有很多问题,今天有没有必要有驱动?没必要。今天有没有有DEMO?没必要。今天有没有必要让虚拟机直接访问端口?没必要。今天有没有必要有DNS?没必要。这样的时候网络应该怎么设计,这时候写病毒怎么写,做网络攻击怎么攻?这个虚拟机里跑的服务,这个虚拟机里跑的应用不能上网,不能产生DEMO,不能安装驱动,他偷了东西往哪送?一个虚拟机只跑一个应用,他偷谁的数据?

所以,未来的操作系统是在一个电脑上跑好多的虚拟机,曾经一个电脑上是跑多任务。如果在一个电脑上能跑10个虚拟机,虚拟机里面的应用是不知道远近的,他不知道这个应用跟它有多远,它跟服务有多远,这两个虚拟机是装在一个机器上,还是装在互联网的两边,或者物联网,这个局域网的路由器上,他也是不知道。既然这样一台计算机能跑,10个虚拟机,因为咱们学理工的,跑10个虚拟机跟跑一万个虚拟机,跟跑一亿个虚拟机都是一台电脑,只是你的电脑能力大小不同而已,都是有限多。从逻辑概念上一个互联网能跑5亿个虚拟机,一个腾讯的微信能跑5亿个虚拟机,对吗?

腾讯是一个特别牛的网络计算机,但是所有的ID号是腾讯发的。如果是区块链发的呢,就不受任何公司控制,这个互联网就有可能是全世界人民交流的平台。这个时候跟他放ID的速度,跟他的处理速度无关,但是他能让这个互联网变成公平公正的世界沟通桥梁,更安全,这个事情非常伟大。但是区块链自己是做不了的,因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是应用。什么是APP?APP就是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程序叫APP。有CPU的地方都有程序,我们的电脑打开,声卡、网卡、硬盘、鼠标、键盘,都有程序,这些程序老百姓不知道也罢,你没必要知道,它确实有,但是你真的没必要知道,除了学计算机的这些苦命的学生。那么这个时候对比下来,区块链是什么?这只要知道ID就行了,有必要知道是谁怎么发的吗?只要几个苦命人在这弄好就好了,用那么多人来这创业吗?大家这阵一头钻在这创业,有希望吗?不错,这事很伟大,我这么说吧,大家都没机会,对吧?

第二个维度,就是说不就是一个账本吗?这个账本我们利用一个副作用,就是说我干吗要打给你100个比特币,我干吗要给你打一万个比特币,我洗钱嘛!最小单位是一分钱,我贱的慌,我到银行去一分钱写一张支票,我就要存一分钱。银行没有理由不收,因为一分钱是法定货币的最低标准,最小单位。那我就存一聪下去,我有钱,愿意出这个手续费。银行说你要存一分,成,5美金的手续费,你交吗?我交,交5美金存一分钱,先说可不可以?可以,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我存这张支票的时候有我的签字,有他的签字,然后在任何时候,任何人到银行查你账的时候,在某年某月有人存过这张一分钱的支票。好了,我呢,作为一个公司,甲方要给乙方送钱,我提着一箱钱,你甭管我为什么,合法不合法,反正我提了一箱现金,里边一百万,像电影里演的,就提着走了。我走了到乙方,啪一箱送下去,我送了一百万,然后我们两个人在银行那说,我这一分钱支票你签字,我签字,然后存到银行,这个时候在备注栏里有一个哈希,这是我们两个交手的合同,说某年某月某日因某事,张三送给李四一百万,李四见此签收,为信。

这张合同作为一个哈希,这个哈希存到了写的那个支票那,银行那个收支票的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事,因为就是一个二百五十六位的一串0、1,就是天知地知,我跟他知道,我们两个有合同,合同一压,正好是那个哈希,他一张我一张,我们两个人拿走,然后我给老大报账,老大,一百万送到了。怎么证明我自己?他上银行一查,那一块钱在那,那个哈希在这,然后我说这是它的收据,啪一查老大信了。所以,这一分钱跟要洗钱没有必要联系,我没必要在银行那送他一百万,我是直接在底下送他一百万,但是老大信了,所以这叫信用。当然很多的事都可以类推,我不是要举洗钱的例子。不就是10万美元嘛,我每10分钟,如果你是中国的矿主,我给你10万美元等价的人民币;如果你是美国的矿主,我给你10万美元等价的美元;如果你是日本矿主,我给你10万美元等价的日元。矿主就Happy了,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发点小财的那些人,就OK。然后每转的钱都是一分钱,洗钱不可能,因为你这一百万拿不过境去,不信你试,你想坐飞机过去还是想做轮船过去,送不过去。这个时候你每个人在这交易一分钱,但是谁在做着生意,谁在境内,查的清清楚楚。

所以,比特币防洗钱其实就是这招,它跟洗钱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它因为两头都可以买这个比特币,真的打一百万,电子钱包到了那边,那边就兑现了,这叫洗钱。区块链防洗钱跟这个挖矿没有必要联系。

今天我在互联网写了一篇文章,《白鹿原》也好,做一个电影也好,做完电影一哈希,120分钟的电影一哈希就存在这,谁从中间剪辑了5分钟,剪辑了3秒钟,我跟他到法院打官司,一看这3秒钟正好是我那个120分钟里的一段,然后你到这查,我那个电影是哪年哪月做的,我这篇小说是哪年哪月写的,我在它之前,所以他就盗版了,对不对?就算没有法院打官司,我也有地叫唤去,占一个道德制高点没问题吧?如此一来这个互联网就更干净,要不然争不出来谁是真的假的。所以,做纯正就是一个哈希,把它想那么复杂干什么,互联网的应用,一些年轻人创业,十几二十岁就在那创业,其实都是猴子变人,把很多的投资人,就他们投的那些IT公司都做过的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存着哈希的区块链,剩下都不是区块链对吗?区块链很伟大,但是又不伟大,没有什么,大部分创业的时候忽悠吧。

第三点,这个区块链做什么?这个区块链既然每10分钟一个账本,每10分钟一页,它一定有一个创始的第一页,就是那个创世块。当然比特币说我的创世块里面的比特币是零,每10分钟产生50,每4年产生25,他是按照一个规则。其实他也可以说,到2040年以后不挖矿了,一共有多少比特币呢?2100万亿聪,一亿聪,所以到2040年以后,一共在世界上有将近2100万亿聪。那么每10分钟,这个账本就是张三打给李四,李四打给王五,2100万聪,有一些聪被埋到土里了,就是那个钢嘣。埋到土里没人拿得着了,不代表没有,对不对?所以这2100万咱们用佛学来讲,不增不减,你想不想它也在那里。那么他就10分钟换手,10分钟换手,这时候你光偷一边的钱,2100万的账对不上了,所以你不容易做假,咱就不具体讲细节了。

同样的道理,能不能一万本书、一千个电影拷贝在互联网上流通?我在这找几个节点做一个测验,然后他们就记着发了一万本书,一千瓶水,这肯定有商学院的人在,因为大家一想到钱,商学院的人就来了。那么商学院讲的什么是商品,我这人业余,就记着两条,一条叫刚需,一条叫稀缺。空气是人的刚需,但是空气不稀缺,所以我不出钱,要是不刚需,你卖再贵我也不要。比如一个手机我喜欢要,它一定是稀缺的,因为人类几千年从农耕时代到现在5000年的文化,大家一直在增进生产力,刀耕火种,开展开始有铜了,开始有铁了,开始有钢了,人跑的不快再骑马,骑马不快再造汽车,汽车不行咱造飞机,永远在提高生产力。咱们算算微积分,求个极限,到了最极限就是物质极大丰富,我想要这个东西就有一个,很便宜。就是按需分配,我想要就能分我一个。那什么是按需分配?软件我想要就”山寨”一个,就是按需分配。

所以,学计算机的很悲催,没有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差别,在那写程序,叫”IT民工”,或者现在民工都不如了,叫”码农”。没有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差别,也没有城乡差别,在哪待着都成,你不就是写程序嘛!物质极大丰富,想要去拷贝一个,”山寨”一个。咱们学软件的,天生就生活在伟大的、和谐的共产主义社会,可是大家还是很苦命。所以,学计算机的人就跟大家不同,学机械的就是我在努力,提高生产力;学化工的,我提高生产力;学计算机的想,我都到共产主义了,怎么恢复到刀耕火种最好。所以,学计算机的人要反其道而行之,我怎么样能让虚拟的商品创造出稀缺来,别极大丰富,稀缺我就能卖钱,听懂了吗?我出100本电子书,记着,那么从2009年比特币的诞生,使这件事成为可能,在之前根本不可能,因为一个”山寨”一个,一个”山寨”一个。那么这件事成为可能以后,有可能基于区块链我们创造出智能经济,或者叫私有经济。

今天的互联网是没有私有经济的,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我们1997级毕业,1982年有二十几位同学从学校走向了蛇口,当时的蛇口开车军用卡车进去,搭帐篷,炸山,修今天的蛇口工业区。我们今天看到整个中国的改革开放变化,当年不愿受这个苦,就跑到美国,回头一看还是非常尊敬同代人,有很多人当了一辈子的”啃黄牛”。今天的互联网在电子书,比如我在亚马逊买一本纸质书,这是我的私有财产,我看完了半价卖给年轻的学弟。

比如我买一本书,微积分,学完了巴不得不再学了,这书还能卖点钱,就卖给学弟了,或者找一个学妹卖了就更好了。可是我买一本电子书,悲催吧,电子书也不便宜。我在亚马逊买了一本电子书,想卖学妹,除非我告诉她密码,我卖不了。如果我买一本纸质书,那是我的私有财产,我要买一本电子书,那不是我的私有财产。依此类推,今天的互联网没有私有财产,只有寡头垄断。那么我们如果在这能记出来你有多少本书,我们就有可能在互联网上创造出私有经济,但是大家都忽略了一点,除了前记数,比如2100万聪,一换手,只要记账就好,任何数字资产的换手都面临着程序的执行。程序的执行靠的是执行的运行环境,又叫做操作系统。

所以,今天的智能合约没有操作系统的保驾护航是万万不能的,这就是给大家讲基本的道理,可是我们今天的物联网、区块链创业,有多少人只是说,我记数能记清楚,我记了中国的版权,能记了。第一,在这样烂的一个计算机,你能记中国版权吗?第二,你记了版权,人家”山寨”了一个书,你记版权有什么用呢?所以,今天大部分的区块链创业是徒劳的。

刚才讲到第一点是ID,第二点是存证,第三点是稀缺,第四点是共识。今天的互联网所有的网站都是一个单位一个机构控制的,能不能有一个网站供应链金融、保险是有几家相互制衡的单位,靠一个智能合约,大家都签字了,这件事记到记录里,对吗?这个智能合约就是我在一个网站里,在亚马逊,在软银,在阿里巴巴,在腾讯这几个节点,大家都签字就算了,但是这样的合约有没有必要叫6000个苦命的矿机去关心呢?没必要吧,谁关心供应链金融,你不相信他,那你也记一本;他不相信他,那你也记一本,但是这些人做智能合约的,跟区块链挖矿的一些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的苦命矿工有什么关系呀?所以,共识建立在供应链上就是扯,逻辑就不对。

智能合约的几个参加者跟挖矿的人,跟这记账的人根本就是两拨人,为什么要把这跑在这呢,而且每个组的共识是不一样的。中国的村官是简单多数,美国总统选举是选举人制。大家知道选举人制吧,因为美国联邦,联邦就相当于国家,这个国家因为他当年打仗,这个国家只要51%的人说我选谁,他就代表了100%这个州的名义,然后到美国去投票。如果按照简单多数,希拉里赢;按照选举人制,川普赢。中国村官的选举就是直接简单多数,所以这种共识是不一样的。

那怎么可能把这个共识写到一块呢?他这个共识是不同的,到底这个是有21个超级节点,还是7个7长老制?也是不同的吧。这就是一个制度,有什么关系,7个、11个,21个,这边就定7个,定7个定7个呗,定21个就定21个呗,人家这么决定,那边那么决定,各种共识网站。当然还有更多的网站是传统网站,那传统网站有了ID,有了稀缺,有了存证,已经干净了很多,他们为什么要有共识呢?这个网站我好好卖书,用户找这个网站他就不是假的,这事不就了了,网站一定要有共识。只是说这四种能力,ID、存证、稀缺、共识,更重要的两件事是什么呢?去中介。这个账本不是去中介,只是建立信任,就是一个账本去什么中介。一个人存在去中介吗,一个人存在分布式吗?都是扯。那么去中介是大家合作的时候才要去中介。

什么叫运营中介呢,就是第五条。这个时候有人写一个Blog,有人读Blog,可是有一个公司叫Facebook,他在操纵,这就是运营中介作恶。我们怎么样做一个像Facebook这样的服务?有人写Blog,就是说你在这,写一个云盘,把你的数据搁这,他写一个把它搁这,然后我要上一个Facebook这样的东西,像一个镜框,在反射上去,我一点击通过它就到了这。这个服务是不存留任何数据的,就像一个计算机里面做了Facebook的程序,但是你看这个频道的时候,他把这个人的D盘接到这个电脑上,就相当于电脑的D盘在一个一个地插拔。这个计算机上是没有数据的,就是说这个数据只有C盘,C盘放程序,用户用它的时候,一点这它就映射到这个D盘,一点那就映射到这个E盘。这样的程序就叫做不存用数据的服务,跟现在的云服务是正好反。今天的云服务是把所有的数据都收集在他那,他就作恶。现在把东西都放那,因为现在网络足够快,用户这么一访问,都是P2P就穿过去了。

咱们要讲的就是去运营商作恶,这件事绝不是区块链的事,这件事是这个P2P网的事。这也是一个P2P的网,这个叫区块链计算机,是一个记账专用机,这个网是一个P2P的,是一个这个计算机的Internal Bus,就是计算机里面,银河机里面的铜线,银河机里面的光纤叫总线,有一个挺诡异的名字,老百姓看见的铜线叫”王”,程序员看见的线叫总线。所以,当时有星型结构,网状结构,这都是苦命的程序员应该关心的,这些总线对老百姓来讲是你们根本不应该知道的东西。所以,说这个东西是什么P2P网,干你什么事?这张P2P网才是老百姓应该关心的网。这张网要去掉中心运营商的邪恶部分,咱们从机制上杜绝这件事。

最后一条,大家就更想不到了,原来是C盘、E盘,一个电脑26个盘。大家想想腾讯计算机,或者将来网络计算机,我们直接用一个类似URL的东西,这个两点,记得微软的C盘,知道这一个斜杠什么意思吗?一个斜杠就是本地硬盘的ROOT,两个斜杠是什么?两个斜杠就是全局互联网的ROOT。因为UNIX本地用一个杠,两个杠就代表互联网的ROOT了,这个是大概1986年左右,或者最早,反正我1986年就见过了。这个时候既然我不用C盘,当然就能表示无穷多种可能了,所以,这个互联网上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自己的盘,不像微软一个电脑有26个盘,互联网计算机就可以有无穷个盘了。

我们再讲第六个,就是软件作恶。我做了一个短视频,写了一本电子书Epub,或者我写了一个PDF,我跟媒体说播一万次,分我一万次的成,播了一百万次还是播了一万次,他告诉我实话吗?肯定有人不说实话,大部分人说实话。那么一次盗版就是直接把光盘买了盗版,或者把一个文件给拷贝了。二次盗版,媒体播放器不说实话。那么大家想到软件,绝大部分的数据都是被程序来播放的,程序都有作恶的可能,就是偷了你的书,备份到他的服务器上了。或者在你的里面加入了他的病毒广告,他不该加的东西,这跟区块链没关系,如何去掉软件中介作恶?

大家有没有想过,刚才讲到如果我们只有程序,没有数据,比如说我给你一个PDF,我做一个网站,做一个工具,我给进去的是数据,然后还给你一个EXE,这个EXE就是你的内容。比如你本来是一个电影,然后给我,我产生一个EXE,你播放这个EXE就是这个电影,但是还是这些按纽。如果学计算机的,如果是清华大学的学生,应该一周把这个作业给我交回来。

咱们去今天的苹果商店,我去试过了,苹果商店里有一个软件就叫做《白鹿原》,就是你在APP Store下了一个《白鹿原》,这个《白鹿原》就是一本电子书。当然你有一个PDF电子书版的《白鹿原》,那我就问了这两个有什么区别?我在苹果的商店里可以下一个游戏,就叫做《白鹿原》,也没什么花招,就是看这本书。还有一个就是一个数据文件易拷贝,就被人拷走了。这个电子游戏的《白鹿原》,你在哪放的,片头的广告,片后的广告,你在北京放的,还是在上海放的,这个游戏的作者是知道的。受益者虽然都是《白鹿原》,但是受益者是截然不同了,一个是媒体播放器占了大头,中介占了大头,作者占了小头;一个是作者占据了主动,他选了谁的片头广告,他还选怎么收费。

比如他下载苹果的时候收10块钱也行,收100块钱也行,收益模式不同,既得利益的奶酪挪动了,就是颠复,问题在哪?送你一个EXE,作者就能得到更多的利益,而且把数据变成程序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为什么到今天这件事没有,简单的道理是,今天我能把《白鹿原》变成一个程序,在Windows变成一个EXE,我就E-mail转给你,没问题,二十年前就可以做。有谁敢点开?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就是把数据变成程序是非常简单的逻辑,但是由于今天的操作系统没有人敢点开,导致媒体播放器的作恶。那么谁能杜绝这件事呢?就是新一代的没有DEMO,没有驱动,没有上网能力的虚拟机。

换句话说,就像 JAVA虚拟机在Windows上能跑,在UNIX上能跑,JAVA的两个问题是什么?(JAVA很好,安卓什么都用,但是JAVA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JAVA不能跑100%的程序,虽然JAVA是图灵完备的,图灵完备是速度无穷快,但是今天的现实世界没有东西无穷快,JAVA不够快,所以游戏引擎要用C来写,编解码器要用C来写,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要用C来写,JAVA做不到。所以,这时候有一些区块链创业公司说我图灵完备就能写任何程序,他就吹吧,JAVA都写不了任何程序,他写一个那种烂脚本,他能跑无穷多的程序?第一个问题就是说,你要不能写全部程序,那些程序你就要用JNI下到Linix有Daemon,有病毒,有网络,所有的问题都回来了。所以,我们就是不能让程序下到Linux,虽然Linux在,这里物理网在,但是我们就是不能让它下来,所以这个时候做一个C++的虚拟机。

第二个问题,现在JAVA编译完了,叫.class。C++的程序编完了叫.OBJ,JAVA编译完了叫.class,(我就对着摄像头好了,希望中国还有几个人看)。那么学过集合论的,.class基本等价于集合,.OBJ的基本等价于元素,元素跟结合,这儿要还有工科学生活着的话,这两个不是一个概念,一个是结合,一个是元素,那么结合显然范围更牛点。有了这个Class Information,就能自动生成RPC,所有的网络包能自动生成。你这边有足够的信息,那边没有,就是等于密码本没有,你解不了那边的码,他给你送过来了你收不了,一定要两边都要有Class Information,你才能自动生成网络包。大家JAVA做在终端上了,没有做在服务器,或者就在服务商,他没有运用这种技术。

微软设计.Net,做了JAVA语言,抱着一个”原子弹”,不知道怎么引爆,悲催,后来这个公司死了,微软现在也要死。.Net核心就是说我们这张网虽然跟原来差不多,只是没有一个.com,它是去中心的。但是更强调的一点,虽然还是有TCP/IP,虽然还有HTTP,有VPN,有什么UDP,但是只让一个人用。原来是说你所有的应用都自己去用UDP、TCP,现在所有的协议只准一个人用,就是这个操作系统,所有送包、发包,只有操作系统可以有送包、发包的权利,任何应用、任何服务、任何LT设备都不准访问互联网,这互联网就干净安全,这也是为什么微软会把组解散掉。这件事如果华为不明白,他就悲催。整个区块链是一个使能,就是说区块链自己啥也做不了,但是它让互联网变得干净成为可能。

点赞
  • 区块链
  • 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