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dern Internet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借用温斯顿·丘吉尔的说法,亦来云项目看起来是一个包裹在神秘之中的谜语。该项目的核心是创始人深度设计的弹性计算,或者说分布式计算思维。2月26日,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接受了海外Cryptobriefing的专访,在访谈中,他探讨了亦来云分布式运营模式以及他个人的经历。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地点,时间,一切都刚刚好

陈榕的命运早早就与计算机似乎有了深深关联。自1985年以来,陈榕一直致力于操作系统研究,当时他正在伊利诺伊大学攻读硕士学位。陈榕的本科是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度过,后来他进入到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当时他获得该研究所汉卡实验室的奖学金,要知道该实验室后来走出多位联想创始团队成员联。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谈起当时的情景,陈榕说:”我真的想成为超级计算机的首席架构师,当时在联想实验室已为此获得奖学金。我还未意识到联想团队未来的目标以及当时研发工作的深远意义,虽然我与联想团队的成功无关,但他们激励了我。”

陈榕讲到:”我意识到,当你创办一家初创公司时,你不必非常聪明。人们认为联想是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商。但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超级聪明。没有人有这么大的梦想,大家都在做着普普通通的事情。” 回首过往,陈榕提到了”阴差阳错”的错过了中国计算机崛起的深度参与的机会。

赴美深造

当陈榕来到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时,这种”阴差阳错”再次发生。他曾梦想成为超级计算机的首席架构师——但命运却另有安排。该学校里有两个超级计算中心,包括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NCSA),这是全球第一台民用(非军用)计算机的建造地。

谈起这段经历陈榕说:”我还是要强调,申请伊利诺伊大学不是有意为之,我只是碰巧被录取了。我一直渴望能在贝尔实验室谋得一份暑期工作,而不是参加美国的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但是,作为一名中国公民,我不允许在校外工作。无奈之下只能”被迫”在校内实验室为超级计算机设计软件,制作超级计算机系统图形显示设计。”

陈榕几乎不知道历史又要被创造了,三四年后,同样是这个团队(NCSA)发明了全球首个网络浏览器,改写了互联网的进程。顺便说一句,网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也是这所大学的校友,虽然两人不是同届校友,但陈榕是首批在该校实验室工作过的四五个程序员之一。

从架构师到操作系统

在成为超级计算机首席架构师的梦想实现之路上,陈榕走得很顺利,当时他开始在一家研发中心担任助理,正是在这个研发中心,他学到了Amdahl定律(该定律简单来说是通过更快的处理器来获得加速是由慢的系统组件所限制,译者注),这个定律表明超级计算没有未来。抱负化为乌有,陈榕辞职转而从事超级计算机应用程序的研究工作。从首席架构师到操作系统,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他在微软做了十年的高级软件工程师。陈榕后来说,操作系统是一门比超级计算机更复杂的学科,但正是这些经历奠定了他今天看待区块链的基石。

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发明

2016年,区块链再度走入陈榕视线。他解释了这个发现对他的意义:中本聪的发明真的改变了游戏规则。第一次,我们可以有一种计算机,它不能被任何个人、公司或政府控制,它不能被一个人关掉,这是一个不受任何一方控制的可信账簿。在此之前,陈榕做的是企业物联网:”我在寻找新的资金,我们已经有了工业物联网的Beta或Alpha版本,接触区块链时候,正是我们迫切地寻找任何地方去实现这个Beta网络”陈榕意识到很多年轻创业者在谈论DApps和TPS,借用一句流行语,陈榕觉得”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技术了”。

陈榕结识了区块链的早期开拓者,进一步了解了去中心化。但是当区块链圈的人在讨论是什么造就了DApp时,他意识到众多区块链从业者需要一个更高的视野。很多区块链早期从业人已经通过比特币变得富有,他们没有兴趣学习。如果不能说服他们,陈榕决定领导自己的团队做给他们看。所以,不少这个圈子的人成为了他的竞争对手和同伴。新一代互联网的愿景和技术方向已经逐步被竞争对手和同伴认同并模仿。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当时人们在讨论以太坊和比特币的速度如何太慢。陈榕惊讶地发现,人们仍在以每秒交易的速度(TPS)作为话题来炒作,他无法相信人们仍然如此无知的谈论’我们能有一台能与超级计算机媲美的区块链吗?””不可能。从来没有。”人们仍然认为区块链可以以100万TPS的速度与超级计算机竞争,要知道,这可是2016年,人们仍在谈论这个问题,这让他感到非常惊讶。他解释说,这违反了我们谈到的Amdahl定律。与此相反,陈榕设想了一个没有网站的世界,消费者可以直接接触内容,而无需Facebook操纵任何数据,”我们能把它称为一个新的网络,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吗?”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们能摆脱所有的网站,我们就能拥有没有腾讯的微信,没有谷歌的Youtube,没有新浪的微博。这是陈榕的愿景,他说亦来云将在2019年实现这一目标。

新一代互联网

亦来云团队由70名全职员工和众多开源贡献者组成,总共大约有100人在为打造新一代互联网而努力,这对于一个新项目来说还不错。项目的第一阶段计划在今年三月底,到那时,亦来云区块链预计可以自主运行。在愚人节这天,大概会是这个全新的分布式的亦来云区块链网络的发布时机。

“开发者将可以开发点对点的应用程序,销售演唱会门票、音乐专辑、电影票等,所有这些都是点对点的,没有网站,”陈榕说。他还指出了另外两个里程碑:一个是在8月份,届时DApps应该会上线并运行;另一个是在2020年初。他说:”希望到那时,我们将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网络。”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任何试图革命互联网的个人或项目肯定会遇到各种争议,亦来云也不例外,遇到的诉讼、诋毁等只是整个进程中的一个注脚。

对陈榕来说,命运让他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有一种感觉,在他从超级计算机到操作系统,再到完全去中心化视野的征途中,还会有更多的事情出现。无论在哪里,历史都有可能被他再次改写。

本篇文章版权归属cryptobriefing,

原文链接:https://cryptobriefing.com/amp/rong-chen-elastos-decentralization/

点赞
  • 区块链
  • 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