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dern Internet

火币资讯对话亦来云总架构师苏翼鹏

《火币资讯对话亦来云总架构师苏翼鹏》

《火币资讯对话亦来云总架构师苏翼鹏》

火币资讯:亦来云的创始人陈榕老师在微软时就有想做这个项目的想法,您之前也参与过亦来云2.0的项目,现在的项目可以称为亦来云3.0。那么从微软时期到2.0时期到现在的3.0,亦来云经历了什么样的演化?

苏翼鹏:陈榕2000年回国创业时,国家的知识产权需要做一个通用的操作系统,还不是面向终端做手机操作系统。到2004年开始启动2.0项目,这个项目已经更具体化,是针对智能手机平台的开发,不再是桌面通用操作系统的概念。这个项目历时三年,到2006年做完Beta版,到2007年出了第一款智能手机,它跟前面的技术基本理念变化并不多。到现在是属于亦来云新的启航,跟原来的关系不太密切。2.0时期我们还在自己开发内核,那个内核是从引导开始自己一行一行写的代码。

现在我们对计算机定义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不再是针对具体的硬件,我们真的是把网络看成计算机。所讲的OS跟传统通用OS也不一样,我自己跟别人讲亦来云的时候一般不提操作系统,因为亦来云跟手机里那个硬件的操作系统概念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所定义的智能万维网,是把区块链技术和传统互联网的结合,支持去中心化应用的互联网,称之为智能万维网。亦来云想做的不是一个单纯的区块链项目,想做的是结合区块链、互联网做新一代的互联网应用平台,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区块链架构,也不再是针对具体硬件平台的架构。但可以用到以前很多代码,这个不矛盾。

火币资讯:陈榕老师有一个名言是“上网不计算,计算不上网”。有很多小白会问,不上网怎么访问比如新浪这些应用呢?您能通俗讲解一下所谓计算不上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理念吗?

苏翼鹏:计算不上网,上网不计算这句话不是说真的没有网络。只是说把计算和网络、通信进行分离。亦来云很早就提出来应用只关心计算逻辑,而不应该在乎服务在哪个设备上,要连接到哪个服务器,这不应该是应用关心的。比如说我们访问硬盘上的文件,硬盘到CPU、内存之间的总线就是网络。反过来说,我们把整个互联网看成是一个计算机,用计算机做比拟的话,网络就是总线。通过总线访问数据时,不应该指定要通过哪个总线去访问,或者指定去访问硬盘哪个地址,这些都带来不安全因素。

因为整个系统需要一致性,如果允许应用直接写某个系统的位置,对系统是危险的。比如说亦来云是通过资源的ID访问资源,而不是应用先指定某个IP地址访问计算机。亦来云架构包括P2P网络,P2P是实体到实体之间的关系,而不是物理计算机到计算机的关系。P2P网络的ID是代表个人或者某个实体身份,不代表某台计算机。今天我用这台手机,可以用我的ID跟某个人通信,明天换一台手机用同样的ID一样的可以去通信。具体应用不应该关心你用哪台手机,怎么样去访问。

火币资讯:我们知道亦来云和比特币存在一些关联,采用了联合挖矿机制;有些把这解读为亦来云是比特币的一个侧链,您能解释一下吗?

苏翼鹏:首先亦来云不光是做区块链,但是区块链是亦来云很重要的基础设施。另外,亦来云的区块链是一个链的集群架构,不是一条单独的公链。它和比特币是逻辑上独立的关系,都是独立的公链。但是亦来云利用联合挖矿的技术以重复利用比特币强大的算力资源,很早以前就有这项技术。我们在去年(2017年)7月份,那个时候做最后一次启动亦来云项目的准备会,会议的主题是“区块链的发展应该放弃主链思维”,这次会议决定了亦来云后面在链层面的设计和架构思想。

之所以用联合挖矿,一方面我们认为比特币现在的算力非常强大,这么强大的算力用来做什么呢?目前看到的应用是发行比特币的作用。在其上面落地的应用很少,刚才的视频中陈榕也讲了一条链就是一台计算机,这是说一条链给应用提供的可用计算能力也就相当于一台计算机。比特币再安全可靠还是一台计算机,一台计算机意味着计算能力有限,服务的应用有限。但是我们应该看到比特币很大的价值是它的算力,它的算力输出的信用非常强大,因为有这么多的矿厂和节点给它挖矿,这是比特币对区块链产业最大的价值所在,我们应该充分运用很多矿厂集中在一起的算力。后面有很多的公链,他们有不同的共识,自己建了链。但到目前为止,最可信、去中心化最好的还是PoW(基于工作量证明的共识)。一般来讲建一条公链,用PoW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你要建一条新链,至少几千上万个节点,来保证整个网络的安全可信。你想想一条链只是一台计算机,一台计算机的服务要用上万台的节点,来保证这台计算机的服务可靠。再想想支撑现在的大型云服务应用需要多少台计算机,重复构建同等这么多条链明显是不现实的。

我们可以想像以后需要很多条链来提供区块链的服务,每一条链都像比特币这样去挖矿不现实,建链成本非常高。后面很多的公链采用折中算法,比如用DPOS或者拜占廷共识算法,这些共识算法我认为有很多问题,包括中心化问题,包括安全的问题,包括一些不公平的问题。这些公链为什么用这些共识算法?很多人说解决性能问题,比如说交易更快,但我认为最现实的好处是,虽然不算那么可靠,但一开始只需要几十个,几百个这样的节点,成本低,也意味着它的可靠性并不像比特币这样经得起时间检验和证明。

火币资讯:如果说比特币是区块链1.0,以太坊是区块链2.0,现在就是区块链3.0时代。您觉得亦来云跟以太坊相比有什么演化?

苏翼鹏:比特币提供了算力输出,我觉得是比它的币更有价值的方面。以太坊我们称为可信记账+可信计算,智能合约提供了基于链上的可信计算功能。刚才说了亦来云关注的不只是区块链,还是支撑新一代去中心应用的安全系统平台,所以我们加上了可信应用。让区块链的确权、信用输出的特性,和系统的安全可靠特性正交,产生化学反应,让数据能够确权变成数字资产。

具体说到区块链层面,前面说比特币、以太坊其实就是一台计算机的能力。我们希望亦来云项目在架构上更有优势,突破单条链的限制。亦来云的主链的作用主要是发行ELA和提供侧链支持。在侧链上面,我们再根据不同的应用场景需要去支持不同的应用。每一条链受共识算法和性能限制,能够支撑的应用场景是不同的。有的应用场景需要可信的记账,这个时候用PoW合适;有的应用场景要更快的速度,这个时候可能用DPOS更合适。每条链提供的服务可能是有很大不同的,单条链不可能适应所有的应用场景。我们希望通过侧链的扩展,可以支持像闪电网络一样进行快速支付的通道,也可以支持像以太坊一样发Token和运行智能合约的功能,还可以在侧链上记录可信ID或者支持数字资产的交易。主链不需要因为承担繁杂的功能而漏洞百出,亦来云主侧链架构把区块链从一台计算机变成非常多的不同功能的计算机同时面向应用服务。因为一条侧链也是一台单独的计算机,我们不再是只有一台主链的计算机提供服务。同时我们希望能够在现在开源社区大潮下,把现在已经实现的代码更多复用,让更多的团队加入到亦来云项目中。

像去年加密猫游戏造成以太坊的堵塞,可以设想换成在亦来云上,并不是把主链提升得多快去支撑加密猫这样的应用,因为还要支撑其他的交易和应用,一台计算机显然不行。最简单方法是单独给它提供一条侧链,或者通过分叉用多条侧链支持。以前区块链对分叉的概念是发个币做个ICO,但我们在亦来云上鼓励侧链分叉,这里分叉的作用是扩展计算能力,一台计算机变成两台计算机。fork在传统Unix系统里面是系统调用,创建子进程以提高并发能力,目的是为了服务更及时,运转更快,亦来云的分叉概念更符合传统分叉定义。我们跟以太坊和比特币的区别,我觉得是亦来云定位不同,比特币和以太坊定位是很基础的链服务设施。如果让他们直接支撑大型应用,我认为不可能。亦来云定位是在智能万维网,要支撑这个首先在链层面的基础设施必须有很强的计算能力,有很好的可扩展性。比如说有好的链代码,其实也可以放在我们侧链上面去,比如DAG、DPOS、拜占庭等,这些都可以放在我们侧链上支持。我们希望海纳百川,能够更包容现在已有的好技术。

火币资讯:说到区块链3.0,很多人提到EOS;您认为EOS和亦来云有什么区别?现在也有很多项目号称为区块链3.0项目,未来这些项目会不会竞争十分激烈?能不能共存?

苏翼鹏:我认为是可以共存的,现在公链项目说多也不多,虽然币不少,但是真正的公链项目还比较少。对于公链来说一条链只相当于一台计算机,它可能有应用场景,可能适用某种应用,但不可能适用所有的应用。EOS我觉得它的社区发展的很好,经济模式也挺好的。到具体技术上不想多评价,我认为EOS不是一个操作系统,应该说是某种类型的一条区块链,这跟亦来云的定位不一样,我觉得很难有可比性。亦来云跟某一条链去比,都不是太合适。我们也有区块链服务,在区块链层面提供一个可扩展性比较好的架构,但我们不是为了做链而做链。另外现在的区块链服务资源其实是不够的,我认为未来是可以共存。

火币资讯:很多人还是关心亦来云的实际应用场景,未来亦来云在这方面是如何规划的?会以什么样的形态呈现给用户?

苏翼鹏:亦来云去年8月份开始做,到12月份公链和钱包上线,今年2月份上了火币交易所,实际对做区块链项目的团队来讲已经非常快了,但这些对亦来云项目来说还只是个开始。为什么我们要融资做这个项目,因为这个项目远远还没有完成,如果已经完成的话就不需要去做融资了。我们官网上面有线路图,4月份、6月份,8月份各有节点,你说的这个是我们8月份要达到的节点。

另外说一说亦来云社区,前面国内的投资人已经帮着我们做了很多社区的事,有些是我们团队都不知道怎么在国内做起来的。亦来云没有CEO,就是希望亦来云团队的发展贴近社区模式。我们分小组按合弄制运作,这种模式贴近社区模式,但它还是强中心化的,因为创始时期需要有比较好的执行力去推动项目。随着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希望组织架构也向社区去演变。我们已经在硅谷找到了有国际技术团队运营经验的人加入团队,去运营开者发社区。亦来云不应该只有投资人社区,更希望把技术社区建立起来。团队先把前面比较核心、比较基础的东西做起来,后面会给开发者社区更多的空间,让更多的高水平软件开发个人和团队参与项目贡献,我们给予正向的激励和回馈。包括我们创始团队,也会朝着这方面去演进,成为一个社区团队。

现在希望和我们对接的项目和应用非常多,但我们是有筛选要求的,目前的基本要求是它在传统应用里面有落地场景。快牙有几千万上亿的用户,Ulink有上百万的租赁用户,这都是现实场景已经有的,我们才会支持他们去做结合区块链的应用。而不是说他们也是重新开始,这样做起来就比较难。为什么对接这些大型应用?亦来云的目标是做智能万维网平台,要跟应用之间有正向和反向的回馈,可以让我们尽快把平台完善。

前期我们只是做公链、P2P网络、Runtime等基础设施,还有很多未完成目标,但我们首先需要完善开发文档和社区,让更多人知道我们的技术,这样他们可以自主的去开发应用。比如Windows操作系统,一定不是微软一个个的去和应用开发者对接说,你来帮我开发应用。而是应用开发者基于开发者网站或者文档,就可以自主的做应用。作为平台来讲,光是文档工作量就非常巨大,跟一般应用的文档工作量不是一个级别。我觉得到应用落地的阶段还是需要有点耐心,8月份我们会推出一个承载去中心化应用的前端系统,到时鼓励更多的应用在亦来云平台上落地。

火币资讯:亦来云上最先产生的杀手级应用会是什么?

苏翼鹏:计算机行业的发展,从前面的经验来看,最早的应用是游戏。单机时代如此,互联网时代如此,区块链我觉得也不例外。前段时间加密猫宠物游戏很火,但实际上它只是非常简单的游戏,只不过你在上面做不出更复杂的。而我们则希望有更实用性的游戏。

另外,类似于物联网终端方面的应用,像Ulink这种都有可能。真正贴近到普通人的C端,我个人觉得首先就是游戏吧。

火币资讯:EOS每年增发5%,亦来云代币每年增发4%,增发币的用途是什么呢?

苏翼鹏:矿工帮你挖矿,帮你提供算力支持,你当然要回馈给工人矿工费。另外,还要用于发展亦来云的生态,以后会有大量的应用接入到亦来云平台上去,这些应用也可能需要亦来币做支持和奖励。

亦来云可以被看成一个经济区,这个经济区的发展一定会有通货膨胀,经济区里的货物越多,数字资产越多,相应的币就要增加,你不增发一定会通缩的非常厉害。增发的4%里面70%是给矿工的,另外30%用于发展社区和生态。

火币资讯:网易出了招财猫,百度也出了莱茨狗。这些大公司比如BAT或者是网易,他们做这个是为了什么?也有人说他们做的这个东西根本不是区块链而是中心化的项目,但他们的体系中本身已经有了很多的应用,他们会不会自己去投入做自己的区块链,把自己的应用逐渐用到区块链上。如果他们入场之后,这些创业公司会不会受到冲击?

苏翼鹏:我一点不担心。回到前面说的类似以太猫这种应用,谁都可以做。百度做也好、阿里做也好,他们更多是一种噱头。他们做也是基于以太坊去做,并不是自己开发公链和发行数字货币。不是说百度做了就不一样,对他们没有本质的影响。

刚才说到亦来云的组织架构会向着社区模式去发展。为什么这样?因为社区模式是公链项目成熟后的必然的结果。区块链的一条核心价值观是去中心化,而且去中心化包含了利益分配的去中心化,传统的企业包括BAT在内则都是庞大的利益群体,而且非常中心化集权,当然也包括了数据中心化。这个时候它如果要向区块链发展,我就问它愿不愿意放弃现有的利益去做区块链?如果你是百度你是阿里,你愿不愿意损失原有的利益,肯定不愿意。把淘宝变成去中心化店商,可能吗?

火币资讯:亦来云项目完成之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展现形式?以后是否可能手机开机,或者电脑开机就能直接进入亦来云?就像现在的苹果或者安卓系统一样?

苏翼鹏:首先我澄清一点,虽然3月15日硅谷的meetup上陈榕拿着一个手机展示,但那个产品是两年前的,是基于原有的裸硬件做操作系统。现在亦来云不会出现手机一开机,亦来云去加载去启动,不是这样。除非对于专有的物联网设备,像机顶盒或者路由器上可能会出现。我们的展现形态以后会是手机或桌面上的一个APP,可以把它看作是智能万维网操作系统的桌面。这个桌面会用到浏览器的内核,里面集成了ID和实名认证,集成了区块链钱包,集成了点对点的去中心化IM,可以加载和运行H5+JS应用,这四个是桌面的基本功能。这些功能能把区块链的特性体现出来,后面还会集成APP Store应用,以及数字资产的Store,这是我们基本的构想。这里面有很大的改进和优化的空间,最终的展现形态,我希望以后开发者社区有更多的奇思妙想。

我们做了这个平台,社区完全可以基于这个做出更好的东西,我们做基础的开发也是为了给社区留空间,能做出更好的产品来。我们以后支持的应用有两种,一种是终端设备上的原生应用,另外一种是H5+JS的网页应用。

火币资讯: 亦来云项目的安全性如何保障?

苏翼鹏:对于安全这一块我们有自己的规划,在我们第一步规划中不是那么着急。我们是按照线路图自己一步一步去走,现在更多是把架子搭起来,完善功能,一方面自己团队当然要努力,另外也要靠社区。我们要做的东西确实非常多,给技术社区留的空间也大。一个是自己慢慢完善,另外也要靠发展壮大技术社区去做。前期更着重是把区块链和原来做的一些东西结合起来,把区块链特性能够展现出来,包括侧链的特性,在应用层面展现出来,更好的支撑应用开发。安全方面,会逐步按照我们设想的沙箱机制一步步实现,但当前不是那么急。

火币资讯:目前主链运行是靠比特大陆吗?

苏翼鹏:对,也不只是比特大陆,和任何一个矿池都可以对接。只不过现实状况下,我们和比特大陆有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它的蚂蚁矿池和BTC矿池,也都是世界排前三的矿池,接入它们的算力是最现实的,并且寒总也鼎力支持我们。

火币资讯:能讲一下现在的ICO和炒币的热潮吗?我们知道以太坊现在真正的应用并不多,但以太坊的市值已经这么高了,曾经到了微软的十分之一,这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您觉得这对区块链的发展是好事还是坏事?

苏翼鹏:ICO这个事比较敏感。我觉得ICO是一种新的融资途径,它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解决了传统创新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第二,解决了传统个人投资难的问题。原来投资基本是VC的特权,个人投资比较难。ICO有点去中心化的特性,解决了两个方面的问题,这是它的优点。不好的地方,像VC投资,监管考察要求比较严,不容易出现问题。但一旦面向个人,每个人对项目的甄别能力都是不同的,所以现在才会有很多的问题。我们说这个里面有很多的泡沫,但回过头来看,不管是单机到互联网到现在的区块链,任何一种划时代的新技术出现,其实都会伴随泡沫的,这很正常。前期监管政策都很难落到实处,因为包括个人、组织、政府,都需要对新技术有一个理解过程。

区块链也一样,区块链目前来讲对个人投资者来说风险还是比较大的,对项目的甄别能力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个时候还是需要政府部门的监管进来,不然骗钱的项目多了,使得真正好的项目,真正做事的项目反而不容易起来,一是造成资金分散,其次可能导致政府一棒子都打死。我觉得区块链行业现在已经开始把泡沫往外挤,有更多理性投资者尝试学习区块链技术。政府也慢慢明白是怎么回事,开始试着去接纳去监管,对这些我们始终是欢迎的。

火币资讯:您认为区块链这个热点还能多久?

苏翼鹏:中国的互联网从1996年开始非常热,到1997年、1998年你随便做一个网站就可以融到资,那个时候互联网刚刚起来时非常火,泡沫非常大。到2000年泡沫破裂的时候,经过了一个消沉期。除了做游戏的某些企业已经凸显出来,像阿里、百度等都还没起来,他们是几年以后通过做实事一步步落地,做起来的。区块链会不会经历这样的过程,是不是这个热潮一直支持下去,我不太清楚。有一点能确定的是监管会慢慢更落地一些,更合理一些,让区块链项目能向一个正常健康的方式去发展,泡沫更少。泡沫少意味着里面的投机者少,你刚才说的这种热点相对会变得冷一些,但不代表它不会发展了。

点赞
  • 区块链
  • 区块链